哀悼!! 一個手持白手杖的盲人 在斑馬線被小白客車撞飛慘死

八月十四日天才剛亮不到五點。一個顏姓重度全盲的盲人,一個人手持白手杖,由出租個人房想外出活動。在通過台灣大道與三民路十字路口時,因無路人協助指引。也疑似綠燈秒數不足,走到路中已變紅燈。而全盲者也因定向能力不足,雖持白杖卻走偏出斑馬線。

此時一部白色自小客車,疑似駕駛精神不佳,也速度過快,未在十字路減速,就直接上撞盲人。顏性盲人瞬間被撞騰空飛起在幾公尺外重摔落地。路人雖緊急報案,但在救護車到達前已不幸身亡。駕駛當場逃逸,在擋風玻璃嚴重蛛裂下,才又回到現場,才知道闖了大禍。警方也當場製作筆錄。 

在台灣盲人總會關切瞭解下。鄰長告知當晚盲人的兄姊也出面迎魂接回台南老家,而後事喪葬及事故責任也由看似清貧的家屬自行處理。台灣盲總也將事後追蹤瞭解。

 現在獨立外出的視障者越來越多,根據統計,利用台北捷運的視障旅客與日俱增,今年一至二月服務約一萬六千餘人次,較去年每月平均增加約26%,從這可以看出,大眾運輸越來越普遍,視障單獨外出的人也越來越多。使得視障者「行」的安全,成了刻不容緩的重要課題。

 

停-讓視障者!  給視障者行的權利     。馬路是虎口 十字路口的陷阱

1.”斑馬線“是行人在路口最優先的帝王條款保護。但近年屢遭挑戰。斑馬線上行人車禍時有所聞。加重處罰似乎起不了大作用。 

2.”白手杖“在國際上也是有”優先通行”的保護條款。但少數的車輛仍然用夾縫穿梭來挑戰步伐較慢的盲人與老人。稍微碰撞與緊急剎車算是幸運。重傷與身亡每年都有案例發生。 

3.”綠燈秒數”一直是個受爭議的難題。盲人與老人因行走較慢,秒數必然不足。但車輛搶先綠燈。或只看對向變紅燈而忘了自己方向仍有約10秒左右緩衝秒數直接衝出最容易出車禍。 

4.「有聲號誌」是指引盲人在路口過十路最重要的紅綠燈聲音警示。只可惜目前設置的非常少。故障或停用更多,幾乎已到了全國都無聲的狀態。 

5.老人與盲人是行走緩慢者。過路口最怕同向右轉車撞來。也怕駕駛人專注力不足,更怕酒醉駕車人。最遺憾肇事者罰則都太輕。十字口成了傷亡的陷阱。盲人恐懼出門,因為目前我們外在環境的各種障礙太多了。行走沒安全感幾乎是全國人民共同的夢靨。 

 

事故原因追蹤檢討

1.沒有有聲號誌指引盲人紅綠燈變換

2.盲人過十字路口沒有愛心路人協助引導

3.斑馬線行人優先,駕駛人沒有遵守。

4.白手杖被聯合國公約認定有先行權被忽視。

5.酒駕最害人。而疲勞駕駛更是車禍殺手。

6.綠燈秒數不足是盲人與老人最害怕的危機。

7.身障者由鄰長、里長,區社會課生活輔導通報不足。

台灣盲人總會秘書長 陳志洋 寫於2020年冬季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LinkedIn